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

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当代人物网 : 专注精英人物报道
当前位置:右侧图片 网站首页 > 华人世界

这位隐蔽战线英雄 曾代表中国参加日本受降仪式

时间:2018-11-25 18:23:58来源:大白新闻作者:王梅梅 统筹/刘姝蓉点击:
9月28日,在国家烈士纪念日到来之际,北京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庄严肃穆,在吴石、朱枫、陈宝仓和聂曦四位革命烈士塑像前,英烈后代、各界群众、专家学者、青..

9月28日,在国家烈士纪念日到来之际,北京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庄严肃穆,在吴石、朱枫、陈宝仓和聂曦四位革命烈士塑像前,英烈后代、各界群众、专家学者、青年学生等百余人相聚一堂,以“缅怀英雄先烈,教育后世儿女”为主题展开纪念、献花和交流活动。

大白新闻在现场看到,人们纷纷向一位老太太行注目礼,她就是陈宝仓之女陈禹方。陈老太太由女儿李敏搀扶着,向英雄们敬献花蓝。近日,大白新闻与其进行了面对面专访。老人家已是87岁高龄,虽然听力较差,但是在谈到她父亲事迹时,记忆清晰,逻辑清楚,为我们还原了一个坚强沉稳的地下党员形象。

null

陈禹方(摄影/王学民)

陈禹方专访视频(摄影/王学民)

国共合作时期,陈宝仓战略思想受共产党影响

2009年,一部民国题材谍战剧《潜伏》红遍大江南北。剧中,国民党军统总部情报处的余则成无意中发现同事为了私利而向日军泄露新四军情报,也彻底看清楚国民党失去民心的原因,加上女朋友左蓝的劝告,遂弃暗投明,成了潜伏在军统处的一名地下党。那么,官至国民党中将的陈宝仓缘何情系共产党?

1937年初,陈宝仓任中央军校武汉分校(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教育科长,兼任武汉城防指挥所主任,负责武汉防务。武汉分校有较好的国共合作的传统,沈雁冰、郭沫若、李富春等同志曾在武汉分校工作过,陈宝仓在武汉分校较早接受到了中国共产党的抗日主张,他深刻地认识到《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开创了国共合作,共同对敌的大好局势,是战胜日本侵略军的良策。

1938年春,陈宝仓参加安徽宣城战役,遭日机轰炸重伤右眼失明。同年6月,日军以海空军配合向武汉进攻,陈宝仓眼伤未愈即奉调参加武汉会战,经第九战区司令长官陈诚推荐,出任第二兵团总司令张发奎的参谋长,参加德安战役。

抗战伊始,张发奎司令在上海拜访郭沫若,请求为其组建一个政治部,郭沫若与上海共产党组织商议,遵照周恩来指示,为张发奎组建一个战地服务队,全队30余人有不少是共产党员。陈宝仓在第二兵团颇多接触共产党人,他对这些年轻人的坚强的抗战意志、热情有效的抗战工作,印象颇深,促进陈宝仓在政治上及战略思想上的明显转变。

1939年春,张发奎调任第四战区司令长官,任命陈宝仓为代理参谋长(中将,在第四战区内通称副参谋长),负责两广军事政务。

据陈禹方讲述,陈宝仓副参谋长在第四战区掩护和帮助了不少地下党员和进步青年,支持他们的工作,关怀他们的生活,保护共产党员和抗日爱国青年的安全;在调和国共之间的矛盾等工作中发挥很大的作用。陈将军公开拥护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坚持抗战、团结、进步;反对投降、分裂、倒退。”的方针政策及坚持“持久战”的主张。

原中共第四战区地下党特别支部书记左洪涛解放以后曾说道:“当时如果没有陈副参谋长的帮助及掩护,我们损失会很大啊!在许多共产党人看来,陈将军称得上是他们的亲密战友。” 

陈禹方讲道:“在武汉,我们家曾有周恩来送的书,还有前苏联的,我亲眼看见过一套《中苏文摘》,但是全家从武汉撤退的时候都被烧了。可见父亲接受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是有思想基础的。”

陈宝仓将军在两广多次参加战斗,如粤北战役、昆仑关战役中有灵山战役、靖西的岳圩战役等,战功卓著。

陈宝仓因有“渎职”行为而被传讯

1941年,陈宝仓任国民党第四战区司令长官靖西指挥所中将主任,全权负责处理中越边境地区的军事、行政和越南方面的问题,越共领导人胡志明等把工作重点移到中越边境靖西,陈宝仓主任应越南民族解放同盟会的请求,帮助越盟培训爆破技术及其他军事项目人才,在陈宝仓主任的帮助下靖西成为越南抗日的根据地。他暗中保护越南共产党领导人,与胡志明、黄文欢等人结下深厚友谊。

国民党特务告发陈宝仓主任“放任越共四处活动”1945年蒋介石密令追捕越共胡志明等领导人,即“灭共擒胡”,但此时胡志明等人已安全返回越南。陈宝仓不顾个人的安危,多方掩护营救,护送胡志明等六人安全返回越南。

为此,国民党军委法庭以胡志明等越共领导人脱逃一事认定陈宝仓在追捕中有“渎职”嫌疑,传讯陈宝仓主任前往重庆受审。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当蒋介石为派员全国各地抢先接受日本投降感到要员不够而着急时,陈诚(保定陆军学校第八期,陈宝仓的学长)深知陈宝仓在军事和外交上都是难得人才,故向蒋介石推荐陈宝仓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军政部胶济区特派员,至此,陈宝仓这场法庭危机才化险为夷。

抗战胜利,陈宝仓参加青岛受降典礼

1945年10月25日,陈宝仓中将与海军陆战队第六师谢勃尔少将司令在青岛汇泉广场(当时的汇泉跑马场)主持接受日军投降典礼。在青岛接受日军投降的典礼庄严肃穆备至隆重,在受降台上,日军代表长野荣二面容惨淡,手颤不已,解下所佩战刀呈献给陈将军,恭谨退下。盟我双方签字后,仪式告成。陆战队即高奏中、美两国国歌及陆战队赞曲,响彻云霄,万众欢腾,掌声雷动,至为感人。

null

陈宝仓因“资共”被国民党追责

《潜伏》中,余则成在家里宣誓入党场景让人动容。也许大部分人会问:陈宝仓正式加入共产党了吗?对于这个问题,陈禹方坦言自己不知道。曾经某位广东干休所退休老干部告说,陈宝仓是1935年入党的,不过此说法未经证实。2014年民政部颁发给陈宝仓家属的烈士证明书上写:入党时间不详。她只知道,父亲的所作所为,是一名共产党人该做的工作。

陈宝仓将军在青岛、济南接收完毕后即调往国防部联合勤务总司令部第四兵站担任中将总监,驻地济南,负责国共内战时期国民党军的军事供应。

陈禹方曾亲耳听到父亲对母亲说:“今天又给那边送了一批礼!”第四兵站的交通处长曾对陈禹方说:“好不容易弄到三万斤地瓜干,刚一运出城就丢失了。” 国民党欲派人查,但一进村就有地雷,这么多物资只能拱手让给共产党。

毛泽东主席曾说过蒋介石是我军的运输大队长,把很多物资送给了解放军,陈禹方笑称:“我父亲就是运输中队长或小队长之一!”

当时任山东省省长王耀武向蒋介石密告:陈宝仓总监有意将国民党的军用物质、粮饷等遗失给解放军,有“资共”之嫌疑,陈宝仓因而被免职,赋闲数年。

“这几年他也没闲着。”陈禹方继续讲道:“到了1948年,组织上正式派了一个叫吴仲禧的人跟父亲和吴石联络。”吴仲禧也是一名地下党员,跟陈宝仓并不陌生。早前二人都是第四战区的,陈宝仓是副参谋长,吴仲禧是军法执行监监长,后来又共同秘密磋商去台湾潜伏的工作计划。

解放战争胜利后,国民党高官有的去了美国,有的北上到北平,有人劝陈宝仓:“你如果想要北上回北京,我可以给你介绍人。”陈宝仓拒绝了,他考虑到自己的旧部和朋友在台湾,自己对国民党军内部工作方式等较为熟悉,留下来便于开展工作——用陈宝仓原话来说就是:“做联络工作,迎接解放。”

1948年底,陈宝仓“资共”嫌案撤消,调回国防部任中将高参。

1949年春,陈宝仓受中共华南局、中共中央香港分局和民革中央的派遣,为实现祖国统一,前往台湾做卧底,配合“大舅”(吴石)开展情报工作。

null

陈禹方表示,父亲具体联络什么,家人并不知道。但父亲最终被捕,是因为与吴石的关系。1950年1月中共地下党的负责人蔡孝乾被国民党逮捕入狱后叛变投敌,致使吴石等1000多中共地下党员被捕入狱,损失惨重。

吴石被捕后,在吴石的家中搜查出一份手写的军事情报,经查笔迹确认是陈宝仓写的,陈宝仓随即被捕。

null

生活中的陈宝仓是一位“暖男”

在陈禹方的印象中,父亲非常沉稳,从不发脾气,从不外露情绪。抗日战争时期,父亲在最危险的地方都从容自若。“他两次被降职(因派系歧视),一次被免职,没有一点儿不高兴。”当大白新闻问道陈宝仓对权力、地位的看法时,陈禹方讲述了一本关于张发奎口述自传中的一句话:陈不在乎降职。

“如此谈薄名利,是偶然的吗?是他有任务,是党和国家民族的利益至上。”陈禹方如是说。

陈宝仓是一位革命家,也是孩子们的父亲、妻子的丈夫、别人心中的朋友……

工作中的陈宝仓做事严谨,生活中却完全是另一性格,用现在很流行的话来说,是位“暖男”。陈禹方回忆道:“父亲跟孩子们,甚至跟我母亲平时接触都很少的。为什么?打仗啊!一天到晚忙得不得了。当时我们在武昌,1938年春,父亲在宣城受重伤,全身200多处伤口,眼睛里还有弹片未取出来,父亲因此瞎了一只眼。飞机天天来武汉轰炸,中央军校只好派车把我们一家人接到湖南沅陵,这个小城市相对安全一点,便于我父亲养伤。”

陈宝仓在家里修养了两三个月。脱了军装的陈宝仓俨然是孩子们心中的好爸爸,讲笑话、猜谜语、带孩子出去玩……一家人得以短暂的团聚。至今陈禹方提起这段难得的时光都乐呵呵:“(我父亲)非常风趣,他很会讲笑话,尤其在吃饭的时候,他一讲笑话我们都吃不了饭。”在陈禹方的印象中,父亲向来脾气很好,一辈子没和母亲红过脸。在工作中遇到任何紧急情况,从没有发过脾气;没有见过他用污秽的语言骂人,总是以理服人。陈宝仓经常和孩子们讲述他14岁父母双亡,家道中落,尽管家境贫困,他却勤奋好学,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他用亲身经历鼓励儿女们学业有成,不慕虚华。

失去的父爱不仅是建立在家庭之上的

1950年3月,陈宝仓被捕。在香港,有朋友人建议花钱把陈宝仓保出来。陈禹方的母亲意识到丈夫的任务,明白此案凶险,丈夫是政治犯,花钱是没有用的。1950年6月10日吴石等四人被处决,6月12号,他们在《青岛日报》看到这一噩耗。全家感到悲痛,但很快都转为镇静,她说:“父亲被捕到被害的这段时间,我们是有心理准备的,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事实上,一家人感受最多的反而是遗憾。

“本来我们到台湾是迎接解放的,风声紧了以后,父亲就把我们送到香港。我们在香港得到消息的时候,美国第七舰队已进入台湾,当时解放台湾是不可能了。很多人认为父爱很重要,但我觉得这与对祖国统一的渴望是不矛盾的。在最后关头,父亲为革命献了自己的生命,他没有投降,坚贞不屈,我们家人为他自豪。”陈禹方补充道:“我们的父爱不仅仅建立在家庭之上,而主要考虑的是他的任务。最后他没有完成任务,我们感到难受、遗憾。”

国民党对陈宝仓用酷刑,还称他“非常狡狯”

相信很多电视观众曾经为被捕后地下党员所受的酷刑揪心,陈宝仓离开之前无疑是受了很多苦的。国民党对其施用了什么酷刑无从考证,但陈禹方说,港台《传记文学》期刊上曾发表过《吴石案件始末》,其中讲道,陈宝仓被审讯的时候,一会说“我忘了”,一会说“想不起来”,非常“狡狯”、“镇定”,是最难审的一个人,结果遭到对方“大打出手”。陈禹方女儿李敏补充道:“以前我见过一个跟他一起服刑的人,当时这个人比较小,陈宝仓每天放风的时候都会从他牢房前面路过,但是走得非常慢,就是因为陈宝仓浑身都是伤。”

陈宝仓在狱中,自始至终一字未吐,没有招出一人一事,他受过酷刑,但坚贞不屈。陈宝仓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没有一丝的慌乱,依然从容谈定,他心静如水,站如泰山般的沉稳,体现了一个共产党员视死如归的坦荡胸襟。

陈禹方说:“其实当时,我父亲的罪名还不太成立,国民党抓住他是只揪住一条罪状,就是他把台湾周边的海陆空军事部署整理成表格,交给了吴石。吴石交给聂曦,聂曦又送给香港的刘栋平,最后由刘栋平传到北京。”陈宝仓受审时表示,他与吴石之间交换军事情报是正常的工作关系,他不知道吴石有何用。拒不认罪,故受酷刑。“

父亲陈宝仓因解放台湾献出生命,相信陈禹方比任何人都更希望看到两岸统一。她认为,唤醒台湾人民的觉悟是最重要的,大陆也通过各种方式作了很多努力。陈禹方谈到:“日本投降的时候,留下60万日本兵,都转成了台湾籍。这些人被称为皇族亲民,蔡英文就是皇族亲民的后裔,据说有好几百万。所以统一问题不仅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问题,还有很多其他因素。”

陈禹方:现在的历史教育很成问题

null

陈禹方(摄影/王学民)

7月,三名男子在网上对抗洪抢险牺牲的宁夏银川辅警王永良发表侮辱言论,银川市公安局立即展开调查,三人陆续归案;6月,抖音在搜狗搜索引擎投放的广告中涉嫌侮辱烈士邱少云,被北京市网信办、市工商局依法联合约谈查处;5月,网民蒋某在新浪微博发布侮辱英烈黄继光的言论,被当地警方拘留;同月,自媒体“暴走漫画”在“今日头条”等平台发布了一段58秒长的视频,视频中将为炸毁敌人碉堡英勇牺牲的董存瑞烈士戏虐为“八分堡”(一种汉堡),还将叶挺烈士在狱中的作品《囚歌》篡改,加入低俗下流的语言……

作为一名烈士后代,陈禹方也关注到了相关新闻,并表示自己很伤心,她说:“出现这种现象,说明教育很成问题。我们小时候没发生过,她们(指女儿李敏)小时候也没有。现在连邱少云都做成被火烧的笑话了,加强宣传很有必要。有一位年轻的军官带着小男孩去看了雷锋的事迹,竟然教育他这是傻瓜行为,怎么能这样呢!如果一个国家的历史开始被否定,这个国家是很危险的。有的小孩竟然说,长大以后要当贪官,因为他们只知道贪官很有钱。”因此,陈禹方呼吁,要加大宣传英烈的力度,宣传正能量,同时当代英雄也值得宣传,比如救火的、救灾的等等,这类人物的事迹远远比明星八卦重要的多。

陈禹方对北京雾霾的看法

最后,终于说到陈禹方自己的故事。她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并留校当过老师。文革后,陈禹方从事过工业废水处理的研究,退休前的十几年间,她从事北京市的大气污染的监测与科研工作。

近年来,北京雾霾受到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关注。作为一名曾是大气污染监测的科技人员,被问及对这种现象的看法时,陈禹方连连摆手:“这个问题我现在无法回答。如果想解决雾霾问题,必须使用清洁能源,但我不知道这种新能源我们国家目前能提供多少,前景如何。空气污染对人的危害和人民的切身利益之间存在一个结合点,这个结合点要根据当时社会的财力、技术、管理各方面来决定。”

 


标签:   大白新闻 王梅梅 统筹/刘姝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