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

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当代人物网 : 专注精英人物报道
当前位置:右侧图片 网站首页 > 商界骄子

商界骄子|戴威: 从北大“骑”向世界

时间:2018-02-24 14:30:49来源:当代人物网作者:王燕青点击:
悬崖边从ofo的办公室远眺,正好是北大校园。戴威在北大读书期间是学生会主席,按着前辈们的足迹,他完全可以选择从政这条路,但是他却选择了创业人生。ofo..

2f667f2942b28bb86b218534775187bb_看图王_看图王.jpg


悬崖边


从ofo的办公室远眺,正好是北大校园。戴威在北大读书期间是学生会主席,按着前辈们的足迹,他完全可以选择从政这条路,但是他却选择了创业人生。


ofo是先有了名字,再摸索出业务模式的。戴威对这个名字情有独钟。2014年2月15日,戴威到青海省大通县东峡镇支教当数学老师,后来这个地理名词也成为ofo公司的工商注册名字,可见戴威对这个地方很有感情。那年春节后,戴威的北大同学薛鼎从家里跑到青海去看他,两个人在一起琢磨创业的事。在此之前,两个人围绕创业已经想了很久,大方向是选择骑行,在公司名字上,两个人琢磨了OTTO、随行等好多名字,最后从形象设计的角度选择了ofo,“全世界一看,就知道我们在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


创业之初,ofo创始人团队并不被看好,当时,他们的同学甚至笑话说,等ofo两个月后倒闭时,等着他们请吃火锅。


最初的一年零七个月,ofo也确实是在迷茫中前行。戴威回忆起创业之初的光景,现在所感受的艰难程度应该已经减半了。戴威和他的小伙伴们做过山地车网络出租、高端自行车的金融分期、二手自行车交易平台、骑行智能可穿戴设备销售,整个交易可以用惨淡来形容。


戴威喜欢骑行,对他来说,骑行是了解世界的最好方式。到2014年年底,ofo将方向转向长途骑游项目,将自行车租给旅客,带他们到处骑行。这是一个万亿规模的在线旅游市场,戴威和张巳丁、薛鼎等创始人信心满满,甚至已经策划好了环台湾岛的数条骑游路线。幸运的是,此时,也已经有天使投资人向ofo投了100万元。为了快速做大市场,ofo当时想出的市场策略是“烧钱”,每一个注册ofo骑游应用的用户都送一瓶脉动饮料。戴威当时想得比较乐观,把100万烧掉后,继续融资,融500万,继续烧,就能做出一百多万名用户。


然而,在互联网世界,100万能坚持多久?一个月之后,ofo就没钱了。戴威去找投资人融资也是到处碰壁。对于投资人来说,他们的构想太简单了,无非就是用脉动饮料换注册用户。一开始,戴威希望能够融到2000万,到最后降到400万也没投资者愿意。唯一一个达成口头投资协议的投资者,最后还放了戴威鸽子。


2015年4月,ofo的财务状况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两个程序员和五个运营人员急等着发工资,但公司账面上只有400块钱。ofo联合创始人、北大考古专业的张巳丁觉得公司要死了,自己毕业后只能去修文物了。公司面临困境,加上找不到创业的方向和前景,一向都很自信的戴威一度陷入自我怀疑中。在不断复盘的过程中,他认为选择骑游主要是自己“太浮夸、太流于表面”,这个项目虽然很“高大上”,但并不是刚需,市场到底有多大,这是需要打问号的。后来,他明白了一个浅显但深刻的道理,“生意就是生意,生意就该有生意的逻辑和路径。”自行车是戴威心中的梦想,他想再试一试。


想不出答案就去骑车


在ofo曾经位于五道口的办公室里,戴威和其他创始人每天都要冥思苦想到半夜一两点,想不出答案就去骑车,从五道口到成府路,再到四环。就在这漫无目的的闲骑中,戴威逐渐找到了新的创业方向,他认为,自行车最本质的需求还是代步出行,代步出行是刚需(need),而骑游是想要(want)。


在北大读书四年,他丢了五辆自行车,他理解大学生们的“痛点”。于是,ofo团队按照“所有权换使用权”的思路开始构建商业模式,贡献了车的同学可以随时随地使用ofo平台上的任何一辆车,没有贡献车的同学则要缴纳很少的租车费。ofo模式开始慢慢成型,学生们只要通过手机扫码自行车上的密码锁,并按照骑行时间或里程缴纳费用即可。戴威、薛鼎和张巳丁开始到校园里四处鼓动学生在ofo平台上共享自己的自行车。


2015年6月6日,ofo收到了第一辆共享单车,一辆蓝色山地车,编号8808,极有纪念意义。到8月,ofo平台上由学生共享的单车数量达到1000辆。为了扩大车源,ofo开始自采。


当年9月7日,ofo在北大正式上线。戴威他们盯着后台数字,“五百多个用户注册,两百多个订单”;上线第二天,300单;第三天,500单;第10天,1500单;10月底,日均订单超过4000笔;12月份,日订单达到两万多单。“这是第一次我们隐约觉得,终于做出了一个有生命力的产品,它是能长大的。”但在这之前,9月份的20天中,北大BBS的十大热门帖中,不断出现“坐等ofo倒闭”、“弄死ofo的一百种办法”这样的帖子。


好胜少年


2016年1月,ofo终于获得资本认可,金沙江创投1000万A+轮融资到位,ofo进入发展快车道,在校园市场急速扩张。当年5月17日,ofo日订单数达到106322单,经纬中国参与领投B轮融资。


去年9月,随着各大高校开学,迎来学生回校潮,ofo日订单数暴涨到40万单,月收入则达到一千多万元。ofo在收割学生红利的同时,一个潜在对手开始出现。同年8月,摩拜单车进入北京市场,在北京的街头巷口,到处都能见到橙色自行车的身影。当时,戴威还把ofo的发展范围限定在校园内。戴威的计划是,“用两年时间把全国2000个大学都做完,再进入城市”,但摩拜的出现让戴威感受到了压力,“如果5月就直接选择进入城市,那肯定就不一样了。2016年最遗憾的事,就是进城市进晚了。”


为了快速争夺、抢占城市市场份额,ofo打破原有限定,开始布局城市自行车出行市场。2016年10月16日深夜,ofo开始在北京西二旗和中关村两个地铁站投放小黄车。此前一周,ofo刚刚获得1.3亿美元的C轮融资,虽然对在城市市场怎么运作还没有成熟的经验,好在账面上的资金弹药充足,年轻的ofo团队并没有什么好畏惧的。到同年11月,ofo正式宣布开启城市服务。


从校园进入城市,ofo开始疯狂生长,平台车辆数和日订单数都出现井喷。去年10月,ofo平台上只有6万多辆单车,8个月后,单车数量达到600万辆;去年11月,ofo正式开始城市服务,两周后,日订单数超过150万单,成为中国第九家日订单过百万的互联网公司,跻身淘宝、京东、滴滴等互联网现象级公司阵营。


作为一名90后年轻创业者,戴威会腼腆地说,“(还)算成功。”他身上有一种淡定的朝气。面对快速变化的市场情况,他知道不仅自己要获得快速的成长,整个团队都需要快速成长。他开始从一些事务性的决策中抽离,因为要去探寻更长远的未来方向。在整个逐渐年轻化的团队面前,他是领跑者。戴威有这样的领袖气质。他的领袖气质不在杀伐决断,而是一种深刻的自知。


年轻的领跑者戴威身上还有一股少年气。谈到激烈的市场竞争时,他像一个武士,警惕地盯着对手,又稳稳地扎营护盘。这也是ofo充满活力的原因之一。


成长的烦恼


但不得不承认,ofo的高成长性还是给以戴威为主的年轻创始人团队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市场、运营、产品、研发等各个条线和板块都需要有成熟经验的人士加盟。戴威对于自身能力与公司高成长性之间的差距有着深刻体会,他曾说,因为扩张速度,制度设计上还是会落后。这是非常痛苦的,就像长个儿的时候腿疼一样,因为你长得太快了。现在的戴威,包括ofo团队不同级别的管理层,都会思考如何进行有效管理的问题。


随着去年滴滴出行参与ofo的C轮融资,以及今年7月阿里参与了ofo的新一轮融资,来自滴滴出行的一些有经验的管理人员开始进入ofo。而戴威和创始人团队也展现了快速的学习能力。在投资人看来,每一次见到戴威都能见到他的不断成熟。对于空降兵团队的进入,戴威保持开放心态,他认为,只要能够应对变化和挑战,有足够强的抗压性和执行力,就能和职业的成熟团队很好地融合起来。他的这种开放心态和积极融合,也在推动ofo的组织架构往更健康的方向发展。


到目前为止,戴威和ofo创始人团队已经展现了强大的抗压能力。在今年年初的机械锁争议中,ofo扛住了舆论压力。今年6月腾讯领投摩拜、7月阿里投资ofo后,ofo与摩拜之间展开了激烈的市场竞争,戴威也经受住了强大的市场压力。


去年12月起,ofo开始布局海外市场,成为第一个拿下美国西雅图的共享单车牌照和第一家拿到英国行业认证的公司,在美国旧金山、英国伦敦、新加坡开始运营共享单车。


今年8月9日,日本首富孙正义旗下的软银商业服务有限公司与ofo达成合作伙伴关系,ofo进入日本市场。自此,ofo进入新加坡、英国、美国、哈萨克斯坦、泰国、马来西亚和日本共七个海外国家。


据ofo联合创始人杨品杰透露,到今年年底,ofo计划进入全球20个国家、200座城市。截至目前,ofo已在全球连接了超过1000万辆共享单车,日订单超3200万,为全球18个国家超200座城市的两亿用户提供了超40亿次出行服务。


据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的公开数据,今年二季度,ofo在20个城市累计骑行超11.98亿公里,相当于为社会节约了8388万升汽油,减少了26.5万吨碳排放以及14.1吨PM2.5排放。这些数据可能并没有被每一个共享单车骑行者所感知,但深刻的社会变革已经开始因为这些数据而产生,整个社会出行结构也因为共享单车的出现而被改变,城市出行的最后一公里由共享单车、地铁和公交等公共交通工具进行连接,极大提升了用户出行效率。这为解决城市化问题提供了现实有效的思路。


在提升城市出行质量和效率的同时,ofo也带动了中国自行车制造业的发展。上海凤凰、永久等自行车企业因为共享单车的出现,订单增长远超预期,快要在这个时代消失的自行车制造业又迸发了新的生命力。


共享单车因为自身巨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与支付宝一起被封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今年8月26日,ofo成为新华社“民族品牌传播工程”首批14家入选企业其中一家。除此之外,ofo也在不断提升核心技术,与华为、北斗等企业的合作将使其在智能芯片、智能锁领域有新的突破。


带着这样的成绩,戴威走向了世界舞台。11月6日,戴威出席了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会议周。戴威说,ofo正在逐渐利用共享单车孕育出的共享思维让生活变得更美好。他个人层面的“更美好”在于,打铁还需自身硬,他对于公司运营及战略规划的考虑也越来越成熟,ofo的发展最重要是解决好两个问题,钱和人,“(我的工作重点是)找人、找钱、讲战略、讲产品。”这种踏实,对于一个年轻而快速成长的公司而言,是一幸事。



  责任编辑:廖云新

 


标签:   当代人物网 王燕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