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

当代人物网-中国行业精英大型门户网站

当代人物网 : 与人物 共非凡
当前位置:右侧图片 网站首页 > 文学星空

长姐如母,人生尚有归处

时间:2018-03-27 15:41:25来源:当代人物网作者:王莉莉点击:
文丨王莉莉 大姐和姐夫今年来杭州过年了,今年的春节不会冷清了。 我的大姐是家中长姐,下面是我哥哥、二姐和我,共姊妹四人。大姐大我10岁,今年54岁,明..

文丨王莉莉 


    大姐和姐夫今年来杭州过年了,今年的春节不会冷清了。 
    我的大姐是家中长姐,下面是我哥哥、二姐和我,共姊妹四人。大姐大我10岁,今年54岁,明年刚好退休了。岁月蹉跎,皱纹也毫无留情地爬满大姐的眼角。 

    大姐姐夫单位11月开始放了冬假,他们去了北京女儿家小住了几月,然后打算春节来杭州我家里过年。 

    大姐极少出门,最远就是省城哈尔滨,这次算是破例了,走了这么远,出来这么久。说来也是惭愧,我来杭州整整快10年了,二姐也过来四五年了,杭州是旅游城市,大姐和哥哥却一次都没来玩过。 
    辛苦了多年的大姐,为了家操了很多心,吃了很多苦,如今女儿事业有成,也结婚安家,自己也马上熬到退休,终于可以出来走走了。 

    大姐小时候体质不好,个子一直没长高,我不敢问她有多高,反正没有我们三个弟妹高,记得我儿子小时候不爱长个,每次我二姐说他是“小不点”,他都厥个小嘴说“哼!随我大姨呗!” 这就是我大姐的身高,大姐夫经常开玩笑问她为什么弟妹那么高,她那么矮,她自嘲地说:“他们都是我妈亲生的,我是捡回来的。” 然后姐夫就说:“那咱以后不管他们,反正我看你也不是亲生的。”当然,这只是一句玩笑话,我的大姐、姐夫是最孝顺父母,最疼爱弟妹的人。 

    小时候,记忆里最早的大姐,就是给我梳辫子的情景。那个时候,一般家里的孩子多,父母照顾不过来,都是大的要看小的,所以大姐也不例外,帮着母亲照顾我们,尤其是我,从小就父母宠着,自理能力差,大姐对我格外地细心。大姐手很巧,每次帮我梳辫子都梳的整整齐齐的,还不疼。我记得我都上学了,还给我梳,后来大姐读高中,学习比较紧了,没空给我梳,母亲也忙,又嫌我笨,就把我的辫子给绞了,所以我一直也没学会梳辫子。

    小时候的我比较贪玩,经常在外面玩起来不知道回家吃饭,不做作业,为了这个,母亲每次气得都想揍我,可大姐总是护着我,最后一顿打也就化做责骂而已。大姐不仅生活上呵护我,学习上也是关注我,我从小比较叛逆,经常和老师作对不做作业,尤其寒暑假的作业,每次到了开学时,作业本几乎是一片空白。唯独酷爱课外书,经常偷偷地一看看到半夜,大姐知道后从来不告诉母亲,总是不厌其烦地开导我,以学习为重,经常检查我的学习状况,以至于我虽玩心颇大,却也学习成绩不错。 

    大姐从小到大一直学习好,在班里总是名列前茅,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人,也是母亲的骄傲。大姐去上大学,我刚好考上上初一。大姐去省城哈尔滨报道的那天,我去火车站送她,家里离火车站有四五里地,我帮着背着着背包,顺着铁路旁边的小路一直走,一路上大姐百般叮嘱我,好好学习,在家听话。然后又特意停下来,站在我对面,仔细看着我说:“小妹,我看你到我哪里了?”大姐用手在我头顶比量了一下,说:“现在你比我矮半个头,要好好吃饭,像你二姐一样,长大个,别像我。”那时候我还小,不懂大姐一直耿耿于怀的是自己一直没长高。 等到寒假放假了,还是我去接的大姐,等我在火车站看到大姐的时候,大姐高兴地扑过来,抓住我的手说:“哎呀,果然长个了,都比我还高些呢!”一路上我和大姐有说不完的话,拿着大包小包高高兴兴地回了家。大姐用学校的奖学金给家里买了好多东西,我急不可耐地去翻大姐的包,看到一套鲁迅的书,到现在我还记得《朝花夕拾》、《呐喊》、《彷徨》、《且介亭杂文》,共计四本,大姐说给我买的,我当时高兴地欢呼雀跃,抱着书头也不回地钻到小屋里看起来。大姐不仅疼我,还懂我,我一直很幸运我有个好姐姐。 

   大姐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了安稳的工作,也有了幸福的家,姐夫是大姐大学同学,是个古道热肠的人,对我的父母如亲父母一般孝顺,对我们三个弟妹无怨无悔地帮助。为了大姐放弃了原本优越的工作,来到我们镇,和大姐一个单位上班。 

微信图片_20180327150745_副本.jpg

   图为作者的大姐、姐夫。

   工作了的大姐,自己不舍得花钱,却经常拿工资贴补家用,每次有看好的衣服,稀罕的要命,却买来给我穿,总说:“小妹个高,穿啥都好看,我穿不好看。” 记得那年刚刚流行丝巾,大姐愣是托人从省城给我买了一条40元的丝巾,那时她工资也不过才百十元。那是很大的一个披肩,橘红的颜色,暗地里穿织着金线,绣着优雅的玉兰花,还有一圈漂亮的流苏,披在我藏蓝色呢子大衣上,简直太漂亮了!那年我十八岁,戴着一条镇上都鲜见款式的丝巾,被班里同学羡慕死了,可她自己连一条便宜的都没舍得买。 

    十六年前,母亲突然生病,大姐为了照顾母亲,也为了减轻我们的负担,把卧床的母亲,还有老父亲一起接到家里。那时候大姐姐夫承包了单位的养鱼池,几十个鱼池已经够他们忙的了,却还是把母亲接来。一边忙,一边照顾母亲。母亲是山东人,远嫁东北,生前一直遗憾,没有听舅舅们的话,在有机会回去的时候重返山东,一辈子和三个相依为命的舅舅天各一方,相见甚少。所以病重时一直叮嘱我们姊妹四人,不要分开,要在一起,彼此互相有个照应。尤其叮嘱大姐,要好好照顾我们三个小的。 

    母亲走后,矮矮的大姐就像个母亲一样,操心这个,操心那个,把哥哥和我都接到跟前来照顾(二姐本来和他们在一起),接替母亲撑起一个大家。为了我们,她付出了很多,真的像母亲一样护着我们每一个。好在这么多年有个通情达理的姐夫一起支撑。 

    而我们没有如母亲所愿,在一个地方生活。家庭的变故,让我多年来一直在外面漂泊,从北上异国他乡的俄罗斯,到南下千里之遥的杭州,为了生存打拼,几乎很少回去,大姐和姐夫则为了我,又担起了照顾我单亲儿子的责任,洗衣做饭,辅导学习,日复一日,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他们已然超越了姨母、姨父的身份,如同父母一样,照顾着儿子,从八、九岁一直到大学。这期间,孩子恋上网吧,屡次叛逆,不想读书,大姐姐夫就像当年对我一样,苦口婆心地劝导他,从没放弃,儿子的家长会,我没有去过一次,都是他们去参加,终于把儿子陪读上了大学,他们也松了口气。大姐曾经说过,每天都咬着指头过日子,害怕孩子不好好读书,这下终于放下心了。 

    说实话,他们自己的女儿很省心,一直读书读到研究生,反倒是在这个外甥身上,操了很多心。 

    我们三个弟妹,都很尊重大姐,也都内心里隐隐地惧怕大姐,包括我们家里的这些孩子们,都是既敬重又怕。大姐心疼起我们,比对自己都好,自己一辈子省吃俭用的,却在我们身上,从不吝啬。但她也希望在外面的我们平安顺利,希望我们日子过的好些,这,也就是我怕的原因,因此一直努力拼命赚钱,就是不让大姐担心惦记。 


888.jpg   

        图为作者

   世界上有一种害怕,直戳内心深处的脆弱,那就是害怕你最亲近的人,为你而担忧。 

   好在,我在这里安家了。 

   好在,儿子马上毕业了。 
   好在,二姐工作也很顺心。 
   而这一切,都是我那矮矮的、漂亮的、坚强的大姐,像一棵大树,在背后给我们撑起了一片天。让我们,前行,有动力; 回家,有归路。 

   古语云:“长兄如父”,在我眼里,大姐是“长姐如母”。有她在,海角天涯,我们依然尚有归处。 

   无论以后是在天南还是地北,愿我们姊妹像母亲和舅舅一样,永远相亲相爱,把这血浓于水的亲情世代传承下去。 

   2018,祝愿我的大姐健康快乐,永远美丽!祝愿我的家人平平安安!
   2018,祝愿天下所有的朋友家庭幸福,工作顺利! 


(责任编辑:廖云新)



标签:   当代人物网 王莉莉